星期四, 四月 23

被阉割的幸福?

. 星期四, 四月 23 .

城市大了,城里人也多了,养阿猫阿狗当然也就更多了,于是猫狗们的阉割手术也流行起来成了标准待遇,那些富有爱心的宠物主人说这是为了猫猫狗狗们的幸福着想。

对于这些宠物手术没有什么好说的,只要不用于人上,就不会引来那么多的伦理道德法律上问题,虽然这种不人道的事我们祖先没少干。可现在人类社会毕竟还是进步了,不过现在虽然人有人道,不过宠物就没有那么多讲究,养着它们对于它们来说是人的恩赐与移情和爱心的表现,至于阉割这种小case当然也是为了它好———当然,这是我所反感的。

其实农村乡下也养,不过比起城市来说这些宠物要自由的多,不过当然比不上那些城里宠物的福利待遇,还有那么多的新奇玩意。至少它们没有被阉割的遭遇,这是它们的本能欲望,在人类出现之前就有了,这是大自然的法则规律,也是它们能生存到今天的根本原因之一。

直到人类的出现并演化到今天,现在连人都能造了,身为万物灵长的优越感就更加明显,人本来就喜欢逆天行事,在尚未冲出太阳系,包抄银河,统治宇宙之前,站在地球的生灵的巅峰的感觉也很拉风,万物皆为我所有,都为我所用,如果山水挡住了我们前进的方向,那么就改掉山水;如果有其他人挡住了,不消说就什么阴谋阳谋全使出来。城里人发现那些宠物虽然很可爱,但是发情起来就不那么可爱,一旦任事态发展就后患无穷,满城尽是猫狗窜,管人来不及,哪还有空管这些。我们爱的只是现在的宠物,大多数境况下无暇顾及它们的后代,而且宠物一旦发情就一去不回也是常有的事。既然由此引发的不良后果这么多怎么办呢?留着对人没用--还是割了吧,一刀下去四处清净,还能美其名曰我是为了你好。

宠物因为可爱之用而被人所眷顾,也因此而被阉割,对此没什么善恶对错之说(极端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可能和宗教戒律除外),因为这些规矩是以人为对象的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最后的落脚点还是在于人。庄子说一棵树垂于广漠之野,因其无用之用而安然渡过的千万年。猫狗们本来就生活在自然当中,现在却因其用遭到了人为的驱逐和改变。现代社会中人也不会去荒芜之地去悠闲的养宠物。人是群居社会性的,我们所追逐的欲望在红尘中才能得以最大实现,为了实现种种欲望,我们常常把欲望强加于他者,现在连猫狗都不例外。

闲话一大堆,道理没多少。无关善恶,也不是博爱。和尚不杀生,因为有生之灵处于六道轮回中。如果因为和尚吃斋就强要所有人都这样恐怕也不是什么好和尚。所以猫狗阉不阉是一回事,阉了还说是为了它们好就太强奸其自然本能了,至于猫狗幸福不幸福就可能只有它们自己知道。但是从人的角度讲猫狗虽然有生命但是没有智慧,所以它们无法体会什么是幸福,这个得由人说了算,不能自由自主这就是宠物幸福的前提。到底宠物们幸福不幸福呢?天知道.

6 评论:

Marcher 说...

确实如此。一方面过度繁殖让猫狗成了受害者,但是这种人工的干预解决了这点,但又有了你所说的这些问题。真的不好说。
我想转载你的这篇文章到tuizuzhi.com,不知道是否可以?盼复,谢谢你。

Robert.think 说...

呵呵,又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的话题

阉割猫狗是以损伤动物的身体和能力来满足人类的需要,于猫狗而言有何幸福可言,最关键的问题是,这是猫狗的意愿吗?猫狗虽然无智慧(或许),但是至少猫狗有本能。

P.S,我总认为杀生和慈悲与否其实没有关系,为了生存的杀生乃是自然,为了奢侈的杀生乃是恶

linfavourite 说...

结扎就好,阉割就算了吧

虚飞 说...

@Marcher 随意。

@Robert.think 从这个例子来看确实谈不上慈悲与否,但存在着一个物用的问题,不能滥杀无辜,也不能挥霍无度,人之欲必须有所节制和警醒,可能需要另外来说。

@linfavourite 还不是一回事,关键是这并不是为了宠物好,而是出于私心。

huary 说...

被阉割何来幸福?可怜狗儿猫儿不能言语。
真正爱狗猫之人是不会这样做的。
我有时甚至觉得训练狗,让它们变的非常的“听话”,都是十分残忍的。

linfavourite 说...

如果真的没有办法的话,那我觉得结扎要比阉割好点,至少它还可以享受性福……

不过说不定不养宠物才是最好的吧……毕竟只要养了就会对它们作出限制了……

 
{nama-blog-anda} is proudly powered by Blogger.com | Template by Agus Ramadhani | o-om.com